• Jan 3, 2010

    Y - [[木]刻字]

    有个男人叫Wyman,他是个很抵死的人。我却十分喜欢他。

    有人说喜欢一个人不需要理由。如果我说他的文字和我同声同气,算是一个理由?也就是说我有理由喜欢黄伟文!

    讲起黄伟文,你会想起什么?想起陈奕迅?想起很多歌词?还是一个时尚古怪的佬?

    我会想起一个说起话来尖酸刻薄的衰佬!如果我喜欢怪人,Y就是这样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