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今天我对着嘉嘉说:嘉嘉,你是不是明白我们说的话?我觉得你是听得懂的。你的脑电波是不是和我们一样的呢?

    几天来,顶昏眩的脑袋上班,低血糖低血压脑袋好昏,连吹风扇都会发昏。而且,发现自己睡觉的时间越来越长,很早就爬上床,早上闹钟响了很多次,才在意念下的强迫挤出一点力量要自己爬起来。

    我的身体跟我说它需要休息,或许在别人看来我的工作算是比较轻松,有时候我的意识也真么认为。但是我的身体是诚实的,需要休息的时候它会告诉我。要怎么跟他们说呢?不敢对妈妈说,她会担心。最怕见到老太婆两个表情:发怒表情和担心的表情。。。。。。妈妈永远把我当成小孩,这个像一个诅咒似的。

     

  • 世界在我的范围之外,不可以随意嘲笑与戏弄,习惯躲在自己构建的那个--------虚实之间真假不分的世界,自得其乐。
    在叶锦添的《繁花》中《回忆之轮2》里面找到一些文字,拼凑了起来,成了某个时候处于某种转态的我。
     
    去MC之前,累计到一定程度哭欲,找不到爆发点,已经自动消退。
    在MC的两天,吃得很快乐,行走得很快乐,就算第二天下了大雨,也让我觉得像是经历了一次“绿野仙踪”。
    回来之后,每天只想着一件事:睡觉!
     
    回头想想:过去那6个月,在自己构建那个虚实之间真假不分的世界,好的、坏的感受,是真实的、是虚幻的、是自找的?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它们让我感受了这个世界。
    又开始在做一些事情,深感快活:确确实实帮上忙,感觉很好,很开心。尽管还是会遇到不能理解的人,但这次,自己不再那么拧巴了。
    上帝和佛祖那么宽容的对待我这个麻烦得要命的人,我也应该原谅他们的不解。
    有时候给他人一次机会,也是给自己一个机会